您现在的位置:2020开奖结果 > 学科站点 > 技术 > 正文内容

揭秘:大革命时期周恩来的三封亲笔信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07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此信是周恩来离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时所写,结尾署名的职衔为“党军司令部政治部主任”,而非“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”,所用信笺亦系“中国国民党党军司令部政治部用笺”,由此推断周恩来此时已经离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一职。

  
 

   不仅如此,通过这封信函可以得知他离任的确切时间,同时发现他曾经担任过“党军司令部政治部主任”一职。 关于周恩来离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时间。

  
 

   众所周知,1924年周恩来从法归国,不久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一职。

  
 

   至于何时离任,史学界尚无明确的说法。

  
 

   梁尚贤先生曾考证,“汪精卫被任命之日,即周恩来不再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之时。

  
 

   ”(《百年潮》2005年第4期)但这一结论似不很准确。

  
 

   1925年7月10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召开第九十四次会议,在此次会议上,时任国民党党代表的廖仲恺提议:“请派汪兆铭为党立陆军军官学校政治部主任”和“请以周恩来为党军第一师党代表,包惠僧为党军第一师第三团党代表”,同时时任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和廖仲恺联名提议:“请委邵仲辉(邵力子,笔者注)为党立陆军军官学校秘书长”。 经大会讨论,上述三项人事任免提案均获通过。

  
 

   按梁的说法,国民党中央通过决议任命汪精卫为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是1925年7月10日,周亦即同时离任。

  
 

   按照周恩来的这封信来看,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于7月10日通过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人事任免决议,随后国民党中央秘书处将这一人事任免决议书面通知周恩来,周恩来接到职务任免通知的时间为7月16日。 按惯例,人事任免应该以正式通知为准,故周恩来离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确切时间应该是1925年7月16日。

  
 

   关于周恩来担任“党军司令部政治部主任”一职。 《周恩来年谱》未提他何时担任这一职务,究竟是在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时早已兼任,还是在离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之后所任命,笔者虽经多方查证,仍不得而知。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担任过这一职务,该信署名的职衔及使用的信笺即是证明,而这一职务与随后担任的“党军第一师党代表”的职务不同,这一点亦可从第三封信署名的职衔可以看出。 关于工作变动及新工作的开展。

  
 

   周恩来在信中表示完全服从安排,同时提出应将汪精卫、包惠僧等六人的委任状尽快颁发。 为了尽快开展工作,周恩来还要求刻发师团长及党军代表印信,并特别强调“党军代表印信亦请为司令官之印大小”,以示党政同等重要之意。 第二封信是周恩来1925年7月28日写给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处的。 周恩来离任后,新任命的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汪精卫并未到职。

  
 

   为此,7月23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召开的第九十八次会议上,廖仲恺提议:“请委任党立陆军军官学校秘书长邵仲辉兼任该校政治部副主任,政治部主任未视事之前,由副主任代理”。

  
 

   该提议获得通过。 但不管之前的政治部主任,还是之后的政治部副主任,国民党中央委员会都未正式颁发任免委任状。

  
 

   离任之后的周恩来对黄埔军校政治思想工作仍高度重视,当获知新的政治部主任、副主任已经任免,但中央并未颁发委任状,政治部主任工作仍无法正常开展之时,周恩来十分着急。

  
 

   于是7月28日他以个人名义致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处,希望中央致函黄埔军校,说明人事任免情况,以便新任主任、副主任开展工作。 信函全文如下: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